晓塘新闻>军事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11:者阴山战役何时开始筹划的?回忆录披露时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19-11-06 15:47:37
南疆侦察参谋手记11:者阴山战役何时开始筹划的?回忆录披露时

《评论》前情提要专栏

1981年春,军区给了第31师和第32师准备在适当的时候分别撤出岳军的“尹哲山”和“苗帝山”据点的任务。尹哲山和妙皇山都是麻栗坡县中越边界线上的“骑乘线”制高点。像罗家坪山和口林山一样,它们是战后越南军队占领的边境高地。他们已经形成桥头堡,直接威胁我们边境人民的生产和生活,渗透到我们边境的军事和政治情报部门,等待攻击我们的边境。

随着任务的变化,第31师和第32师的侦察队刚刚撤离边境,到达马里布县杨湾镇、田常村、马林和马本格村的边境地区。在继续“对越南保持军事压力”的同时,主要针对“尹哲山”和“苗帝山”的敌人展开侦察行动,直接为师准备拉点行动提供敌人阵地及其深度的信息。第三十三师侦察队和陆军侦察连保留了锦屏和江城的边界,继续进行侦察行动。

1982年1月,陆军总司令命令我去拜访杨湾和董干,了解敌人的据点和他们的纵深。为“战场调查”提前做好准备是很重要的,陆军和师首长很快就会前往上述地区。1月5日,我又一次带着参谋陈才贵从大理乘专车去散步。司机是鲁洪翔,他前年在河口就很熟悉了。他是从31师借调来的侦察旅的司机。他是河南人。现在他已经被调到军事部门去安排汽车了。陈参谋是军事侦察连的排长、副教官、教官和连长。我当副局长的时候才把他调到这个部门当副营长,所以他对他们很熟悉。当然,到了边境战场,他们都带着个人武器。汽车挂着伪装网,车内焊接着枪架和保温壶架,用来固定冲锋枪。

同一天,准备在南华或楚雄过夜。那时候,在“国道”上开车的人和车越来越少,滇缅公路大部分是用砾石和石头铺成的“宝谷”路面。近年来,它刚刚开始一段一段地改建和铺设成沥青路面。我对道路了如指掌,彼此谈笑风生,走出下关,穿过凤仪,驶入几公里长的连续弯道,这些弯道已成为沥青路面。就在一场小雨过后,吕霄的吉普车不确定何时向左转。当他踩刹车时,汽车在路上向前摆动了10米,同时突然转向180度。在副驾驶的座位上,我被扔向了右边的门,尽管我的手抓住了车的扶手,把腿伸直了。我的头撞在引擎盖的铁棒上,我的眼睛仍然盯着快速变化的汽车前部。坐在后座上毫无准备的陈参谋被从座位上扔下,重重地撞在头顶的车门上。这个突然的急转弯让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恢复理智。

当汽车最终停在路中间时,开往昆明的汽车已经开往下关了。有点倾斜,跟卢晓相视无语地问陈参谋受伤了吗?得到一个安全的答复,所有人都哀叹这是一次势均力敌的机会!汽车在路上快速旋转和打滑后没有从路上掉下来,也没有与路边的树相撞。沿着这条路的路边树是浓密的桉树,需要两个人折叠,如果汽车撞上它们,后果将不堪设想。即使幸运的是,此时路上没有汽车或人!否则灾难也会大唉!“没有人丢了皮肤,也没有汽车丢了油漆”,这是一个巨大的祝福,一切都是安全和健康的。然而,虽然这只是一次侥幸的失误,但我们出门时的不幸经历让我们大为震惊。吕霄小心翼翼地开车掉头继续前行,直到陈才贵意识到手枪已经冲出枪套,掉在汽车底盘上,原因是刚才汽车的快速旋转和失控碰撞。可以看出,抛入车内的冲击力不小。

吕霄不敢在路上粗心大意,我们经常提醒他注意安全。穿过安宁,取道玉溪,穿过大海,建水,开元,然后是文山,八步等边疆路线。8号下午4点,我们已经在去杨湾的路上了。由于吕霄没有走过这段有许多弯道和狭窄道路的边境简易公路,他开车更加小心,车速不超过30码。从这个数字来看,估计他将在几公里内到达目的地杨湾镇。然而,刚刚经过一个左边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庄,当我正要左转时,一辆手扶拖拉机突然从左边隐蔽的角落里出现,并迅速向我们冲来。这几乎是一次碰撞。吕霄冲到路的右边躲避,然后紧急停车。我尽力用双手抓住副驾驶座位上的扶手,但由于汽车突然刹车,我把身体从座位上推开,向左边压了下去。当你回到绝对存在的时候,更令人恐惧的是:当汽车停下来的时候,你为什么还在徘徊?刹那间,我的直觉感觉到右前轮悬了起来!吕霄敦促陈工作人员靠左边,让重量压在左后轮上。我还迅速将上身向左压,以稳定汽车并停止摆动。

短暂的停顿后,我穿过窗户,看到了右边的平台。由此判断,悬挂的右前轮下的悬崖估计有两米高。如果你环顾四周,没有人,手扶拖拉机已经不见了。我们在车里面面相觑,不敢轻易移动。现在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稳定汽车,不要摇晃,然后试着慢慢下车,脱离危险。这时,我感到左脚火辣辣的疼痛,抬头一看,整个鞋面和袜子都湿了。然后看看放在我和司机之间固定框架上的保温水壶。当我踩刹车的时候,它被我向下压的左臂压碎了。中午,路边餐馆里装满了一壶开水,溅了我一身。原来是被开水烫伤的。匆忙脱下鞋子和袜子,看到他的脚又红又白。虽然我不太在乎,吕霄说,“副局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说,“没人错。我们很幸运,刚才没有碰汽车。现在我们必须赶快下车,否则车会掉下来,造成很大的麻烦。”

为了尽快摆脱困境,我和陈参谋尽最大努力向左和向后移动以稳定汽车,让吕霄试着下车。当他下了车,看到右前轮确实被悬挂着,他敦促他不要动!忙把石头靠在没挂好的轮胎上,飞快地跑过马路去村里找一根两米多长、碗厚的小圆木过来顶住右前轴,我和陈参谋一个个下车看好挂好!真的很穷。如果你慢慢刹车,汽车掉到沟底,它是一个超过20米的连续斜坡平台。没有地方可以容纳随斜坡滚动的汽车。后果真是难以想象。叹着气,我们很快找到了另一块石头来塞轮子,并叫来村里的几个男人和女人来帮忙。电梯和推挤使汽车脱离了危险。

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我告诉吕霄,当我看到路边有一个平坦僻静的地方时,停下来休息一下。我让吕霄清理车上的破热水瓶。我检查了烫伤的左脚,发现它肿了,起了水泡。陈参谋给我包了一个“急救箱”,杨婉之后请医生处理。这是又一次惊心动魄的汽车保险,吕霄一再表示羞愧!我说过你不应该责怪自己太多,你的反应和处理仍然很好,否则将是一个大事故。虽然幸运,但每个人都很幸运能够“把坏运气变成好运气,把坏运气变成好运气”!我只希望它不会再发生了!

晚上,杨湾31师侦察队的医生迅速给我受伤的脚涂上药膏,并再次包扎起来。边疆之夜异常宁静,但火辣辣的疼痛使人难以入睡。我一大早就醒了,脚上有更多的水泡,这让我更难移动。我不得不在杨湾呆几天。

山西11选5投注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