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塘新闻>汽车 >「英皇黄金城」债券违约非“洪水猛兽” 市场完善需各方共勉
作者:匿名     发布时间:2019-12-27 19:56:18
「英皇黄金城」债券违约非“洪水猛兽” 市场完善需各方共勉

「英皇黄金城」债券违约非“洪水猛兽” 市场完善需各方共勉

英皇黄金城,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债市违约事件频发,共有26只债券违约,规模合计达257.5亿元,平均违约规模为9.9亿元/支,同比分别增长13.0%、37.9%、22.0%,环比分别增长0%、24.9%、24.9%。但专家表示,目前债市违约仍呈点状、局部特征,不构成系统性风险,适度违约也有利于债市更健康发展。

违约风险总体可控

7月23日,大连机床发布公告称,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15机床MTN001)应于7月30日兑付本息。由于大连机床已于2017年11月10日被大连中院依法裁定进入重整程序,“15机床MTN001”兑付存在不确定性。同日,上海华信国际(002018,股吧)公告称,受公司控股股东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不能正常履职等不利因素的冲击,公司正常经营已受到重大影响,债券(“17沪华信SCP004”)偿付资金暂无法落实,本期超短期融资券到期兑付存在不确定性,公司仍在积极筹措偿付资金。

加上7月以来已发生实质性违约的4只债券(13博源MTN001、15中城建MTN001、17永泰能源(600157,股吧)CP004、16亿阳05),7月违约债券或达6支。

“目前债市违约跟经济增速放缓、行业产能过剩、严监管带来的流动性收紧等外部因素有关,更与企业自身战略定位、治理缺陷及财务弹性弱等内在因素相关,因此违约主要还是呈现点状分布,尚未形成系统性蔓延态势。”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苏莉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市场对所谓“违约潮”甚至系统性风险的担忧,更多是对点状风险蔓延的过度恐慌。从数据来看,我国债市违约率明显低于国际平均水平。另外,监管层“疏堵结合”、定向宽松的系列政策措施,也有望缓解市场紧张情绪,很大程度上修复信用债市场融资功能,避免风险进一步蔓延。”

交通银行(601328,股吧)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近日召开的2018债券年会上指出,今年债市违约风险更多是由外部融资收紧,而非内部现金流恶化引发。由于资本市场信用创造能力下降,且非标融资收缩是大势所趋,加上银行信贷难以弥补再融资缺口,企业融资压力骤增。连平同时表示,当前低信用评级发行主体风险集中爆发可能性不大,这是因为违约债券市场占比较小、行业和地域集中度不高。上半年新增违约企业主要是上市民企;行业分布分散,包括制造、批零、水利环境、电力燃气、信息技术和综合行业。因此,短期内不会造成明显冲击。他还指出,债市违约对银行资产质量影响可控。

连平认为,当前债市违约风险总体可控,但债券违约问题将贯穿整个2018年,包括:对外融资依赖较强的民企、央企边缘化子公司、地方竞争性国企等部分企业融资环境或将进一步困难;债券到期结构不容乐观,到期的AA级以下债券占比近四分之一;信用债回售明显上升;制造业、房地产和建筑业等将继续面临潜在风险。

苏莉也指出,应该对违约事件的规模、范围及可能产生的连锁反应保持密切关注。“首先,需关注融资渠道受阻的企业,尤其对外部融资依赖度过强的民营企业。其次,需关注年内到期偿还债务规模庞大的企业。第三,需关注经济体量小但债务规模不小的地区,支柱产业发生过影响力较大违约的地区,以及景气度持续低迷的行业,谨防发生特定区域或行业内大范围的信用风险。此外,需关注参与互保联保的企业,警惕风险在不同主体间传染。”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中国债券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彭兴韵在2018债券年会上指出,违约并不完全是坏事。“违约是健康的债券市场的必要要素。违约并非“洪水猛兽”,关键要让违约者付出相应代价。违约可以促进债市理性的风险定价。近几年债券发行取消和发行失败的比重在上升,本身也表明投资者越来越多地考虑到风险,变得更理性、谨慎。违约有助于改善中国债市资源配置的效率。另外,违约可在一定程度上纠正债券不合理的发行机制,也可阻止信用风险不断累积,所以也是风险逐步释放的过程。”但彭兴韵强调,这并不意味着对违约的鼓励。

苏莉表示,打破刚兑,让风险资产回归理性定价,是债市逐步走向成熟的标志,也有利于我国资本市场长远发展。

“尽管债券适度违约有利于风险缓释,但应对不当,可能加剧违约的“传染”。从刚性兑付到打破刚性兑付,内外部压力会对市场参与主体产生诸多影响,甚至导致投资者非理性反应,产生外溢和连锁效应。为此,应防止过分渲染、夸大违约。”彭兴韵建议,加强预期管理,积极防止违约外溢和传染。

法律基础设施亟待完善

天风证券副总裁翟晨曦在2018债券年会上指出,面对违约事件,让债市投资人感到灰心、沮丧的是缺少解决方案,“违约成本很低,违约后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这么拖着。”而且,与贷款债权人相比,债券投资人很弱势,因为资产保全措施远不如贷款,“好不容易买了一个ABS,觉得是风险隔离的,结果有很多法律基础设施不支持,ABS没有真正做到破产隔离”。翟晨曦指出,信用风险不可怕,怕的是法律基础设施不完善。

彭兴韵表示,债券违约后的处置呈现几个特点:实际完成的兑付金额较少;民营企业违约后更愿意利用多方途径筹集资金继续履约;自筹资金偿还的回收率比较高,债务重组的回收率居次,进入司法程序的回收率比较低。从处置时间来看,自筹所用时间最短,进入破产诉讼或破产重组的需一年以上时间。

彭兴韵指出,发债企业应把“信用”当“信仰”,严格遵守契约精神。从违约后的履约率来看,国企的信用建设更为迫切。“企业谨慎举债是防止信用风险、促进债市健康发展的第一道防线。其中,政府不要给企业带来不恰当的预期,这相当重要。”他指出,完善的公司治理机制有助于降低债务风险,防止将偿债能力过度依赖于实际控制人。同时,提高发债人的财务透明度和信息披露,有助于改善债市信用环境。

彭兴韵建议,应完善债权人司法救济制度。“司法救济是在债务发生实质性违约,通过一般手段求偿未果时对债权人的最后保护机制。破产是债权保障万不得已的措施,既是对过度举债而又无法有效使用资本的企业的必要惩戒,也可促使投资者理性投资。不过,由于资产不抵债是我国企业破产的必要条件,在发债企业中,资产不抵债或接近资不抵债(资产负债率大于96%)的企业极少。将资不抵债作为破产的必要条件,降低了破产对举债者的威慑作用。”

苏莉指出,债市的完善需要制度、发行主体、投资人等多方力量共同努力。“一方面,各项制度需进一步细化,以切实保障投资人权益。应尽快建立并完善市场化的风险分担机制和债券违约处置预案。我国的债券违约处理流程已初步形成,如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违约偿付测算等,但还需进一步完善细化,如完善各参与方的协调机制、推进信用风险缓释工具的利用、提升评级公司的公信力等。”苏莉表示,“另一方面,发行人应强化责任意识,加强与投资人协作沟通,传达“借钱会还”的意愿,积极寻求还债的解决办法,以负责任的态度解决债务问题。重视与媒体的关系,降低信息的不对称,谨防出现不实报道恶化债务偿付中的问题,或影响未到期债务的后续兑付。同时,投资人应提升风控意识,提升信用风险识别和组合管理能力。根据自身投资风险偏好、风险识别及处置能力,制定针对不同风险的应对预案及投资策略,尤其加强对流动性及政策风险的管理及防控。”

彭兴韵建议,改革债市“九龙治水”的局面,保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宏观刺激往往纵容过度举债,尤其不当的产业政策会导致相关行业债务急剧扩张,恶化信用环境。即便告别宽松货币环境是某些违约的诱发因素,也不应因此而摒弃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他指出,稳健的宏观经济政策是债市健康发展的重要条件。

  延伸阅读

标准普尔:下半年中国“实际到期”债券猛增

标准普尔公司近日发布报告《债券结构特征加剧中国企业违约风险》,指出中国债券发行面临“实际到期”债券猛增的局面,有可能进一步加剧境内信用市场的再融资风险和违约风险。

截至2018年7月初,人民币债券违约额达228亿元,这也达到2016年的峰值。2016年国有企业占违约企业的一半,但2018年私营企业成为违约潮的“主力军”。标准普尔认为,中国的防风险行动对私营部门影响更大。国企和银行业与资本市场的联系更深,他们也更容易到债市融资,或者到银行贷款,而低评级的企业债也在上升。报告认为,今年以来民营企业是违约率上升的主因,预计会有越来越多国企出现履约困难,包括一些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随机推荐